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端木康城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情幻文学网
 

明小时的心

透过窗外安静的声息,我似乎能够触摸到布里斯托尔港湾透射而来的阳光,他们穿过厚重的黑暗,应向我心中的城池。

暗褐色的,明亮的,那星星点点的巨大的黑幕,以及即将天亮时的破晓,

明艳的日界线,空洞的声音,苍白的面色,我看向窗外,瞳孔里,还剩下这些,我能感觉到的,我能听到的, 原来的影子已经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水滴轻盈的落入手掌,之后透过那幽深的,落尽心里发出一声轰鸣的响声,这片暮色成为了我的旅程的终点,我在佛罗里达州,你在哪???

滴,滴,滴,轻盈的声音,厚重的甚至能挤压出心脏内壁的血液的,钟表的声音,咕咕流淌的声音,忧伤剧烈蔓延的声音,穿过厚厚的黑暗,在即将黎明的边缘。( 网:www.sanwen.net )

端木康城,你看到了什么。

空中城池

“端木,现在几点了?”

飞机穿过厚厚的云层,暗褐色的天空,偶尔有一丝明艳的光芒,不着一丝黑暗的灿烂,即将永寂。

安静的空间里,声息凝结成了束,彼此在明亮的空间内,飞扬,止息,听到钟表咔咔的声音,似乎能看到阳光从天空坠落至地面的画面,那么的疯狂,偏偏又是如此的和蔼。

“你可以选择回去睡一会,或者看着窗外发呆。”

那些庞大的幕影,开始慢慢的蔓延,下午五点钟,这里是一座城,我们向下俯视,自以为是一个个王,其实我们只是一群蝼蚁,弱小的甚至不能预测下一刻,我们即将穿越的黑还是白昼,窗外一片片的风,疯狂的涌动着,那片片庞大的云彩,经过水汽的蒸发后,逐渐的凝结,又下降,而这只不过是一场轮回,最终一切还是要按规矩来的,对的,我们所有人都拜托不了,摆脱不了这个世界的规矩。

“端木,把安妮的书借我一下。”

乌鲁木齐哪看癫痫最好

她想要看到的是什么,或许仅仅是那张封皮上那些明艳的光线。

“小时,我有点恐惧,我怕你把我的安妮沾上口水。”

轻轻的弯了一下嘴角,最动人的还是她的笑容。“有点压抑诶,难得跟你开得起玩笑。”“怎么了,你不是一向都。。。。。。”

“端木,下一站是英国,那下一站我们又会在哪。”

“是啊,下一站是哪里。”假如天赐你一双翅膀,你会选择坠入,还是降落人间??得到了自由,那么自由究竟是什么。

“小时,下一站我们回家好吗。”“小时,下一站我们回家好吗。”“小时,下一站我们回家好吗”。。。。。。回忆断点时的画面,声音迟钝,的片片面面。

依旧,我在英国

风慢慢的划过街角,庞大的声息疯狂的划过空气,那些透明色的物质之间,彼此拥挤碰撞。“端木,中学的时候,老师是不是说过声音需要有介质才会传播。”“嗯嗯。”“那么假如我们能够在真空里该多好,那样我们彼此的回忆以及声音都会安静的保存起来,安静的点燃,又安静的绝灭。”“小时,给你安妮的书,去睡会吧,即使把口水弄到上面去,我也不会怪你的。”

小时,假如你可以如同安妮一样把忧伤写出来,那么你会不会很。。。。。。

安静的下午,有下午茶,有走在墙上的猫咪,有安静绽放的栀子,还有一大片一大片的阳光,假如愿意的话,那么可以放一首安静的歌,然后慢慢的沉入境。

上一站,弗洛里达州。

小时有个哥哥叫明大明,据说是同父义母的哥哥。明大明和我一样,今年二十四岁,只不过他不会像我一样陪着小时,满天下的走,走累了,我们就停下了,然后之后再继续走,明大明说,小时进入了一种轮回,而这种轮回,是他明大明触碰不到的世界,我不懂明大明的意思,我只知道每天晚上,看到小时睡觉了,我才会轻轻的看着她,说一声,明天,你好。

这是一个嘈杂的世界,这片世界的角落处,躺着两个,少年A说,我好,少年B说兰州癫痫医院有几个,只要你幸福,我就幸福。少年A说,端木,你是个白痴,少年B说,只要能陪着你,我都无所谓。

“端木,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每天夜里,她重复的做一个梦,每天夜里,我同样做同一个梦,她在梦里说,“端木,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我在梦里说,“小时,我一直都在。”

上一站,我和明小时在佛罗里达州,明大明去机场送我们,明小时一直沉默着,明大明有他的世界,明小时有自己的轮回。

假如结局可以来的早一点

明大明对我说,这场轮回终究会结束的,在那片明艳的光线下,明大明似乎没了影子,我只记得他对我说。。。。。。

小时,其实我一直都在

陪明小时逛街一点都不累,因为明小时她什么都不会买,这两年间,我和明小时,走遍了大北,之后我们就一直在努力的走遍七大洲,四大洋,明小时说,还是家里的天蓝,其实一点都不,明小时只是想家了。

高大的法国梧桐与英国纯种牧羊犬,陈酿的意大利红酒与奥地利奢华钻戒。当然主要的角色还是,端木康城还有明小时。这一辈子,或许我端木康城并不会成为一个品牌,但是你要记得,我有一个品牌,是属于明小时的,那就是明小时的端木康城。

端木,国外也有卖安妮的书诶。依旧是灿黄灿黄的封皮,阳光依旧温暖着我还有明小时,了,这里并不冷,街头上,树木依旧葱葱笼笼,明小时依旧可以看到她喜欢的法国梧桐,他们依旧,我也依旧,我叫端木,她叫明小时。

“明小时,你累了吗”阳光下的影子,她的笑容,

“怎么会那么容易累,只有死了才会筋疲力竭”

“明小时,你会一直在,对吗”

“端木,只要你在我就在”

白色的毛衣,丝绒的手套,厚厚的鸭舌帽,“小时,不如我们在这里过了天再走吧”莱说,来了,天还有远吗,这是雪莱的国度,可是他是明小时的天下么,

“端木,你背我走吧”

郑州那家癫痫医院好

“明小时,不要这么耍赖好吗”

“端木,你不背我,我就再也不要理你了”

“明小时,为什么要那么赖皮”

“你不喜欢吗”依旧是曾经,原来想起那些话语,会是那么的暖,就像日界线明艳的光芒。

假如是在一片空旷的房间里,明小时的声音会有回音,“你不喜欢吗”“你不喜欢吗”“你不喜欢吗”小时,我喜欢,我真的喜欢。

回忆中的暗野,是涌动着杂色的田野,风声,刺耳而又狂傲,残黄色的向日葵就像一片浪潮,随着风声,自由的,在时光的河道里流浪,或许应该是在盛,是在八月的正中央,其中有明小时还有我,我们都有一张干净的面庞。向往着阳光,还有流浪。

明小时假如生命就像一场,那么我不允许这场故事结束,你呢。

可是明小时,你怎么可以呢。

“端木,我想家了”是不是只有阳光下的明小时,才会那么快乐,“我们回家好吗,端木”“端木,你要陪着我走,是吗”“端木,只要你在我就在”。。。。。。原来这些也是回忆。

“明小时,难道你真的那么快乐吗。”“明小时,为什么每次想到曾经,就那么的快乐,快乐到泪流满面”“明小时,我想你了,你过得还好吗”深沉的下,我叫端木康城,一个忧伤的少年,每天每天只有看着星辰一片片的坠落之后,才会睡得着,心里才会好受一些。明小时,你过得还好吗。。。。。。

依旧,明小时

“端木,我们回家好吗”这里是一座荒城,到处荒草蔓延,城脚下站着我还有明小时,生命终须一场轮回,盛世的烟火,绽放又熄灭,而这终究将是一场结束。

“小时,明天的机票,我带你走”

“端木,停下来,我累了”“怎么会那么容易累,只有死了才会筋疲力竭”“可是,我真的累了”“明小时,我背你好不好”“端木,你真好”

这是十一月,我和明小时,在布里斯托尔港湾,明艳的阳光,粘贴在明小时的毛衣上,明小时让我给她拍张照片重庆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端木,假如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你会想我吗”“小时,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么”“我说的是假如”“会的,会一直想,会想到

每天每天只有看着星辰一片片的坠落之后,才会睡得着”“端木,你真好”

“端木,闭上眼睛好么”“恩恩”

“端木,我的嘴唇是不是很干”“端木你为什么会脸红”“哈哈,端木,你好白痴,我用的是手指啦”其实小时,无论你吻过我没有,你在我心里依旧是刻骨铭心的。

“小时,我你”安静的,温馨的,或许只是曾经,真的只是曾经。“端木,我也爱你”

回忆与现实

偶然间,翻开那些照片,虽然依旧历历在目,可是那些鲜活的,已经死掉了。

我叫端木康城,一个忧伤的少年,每天每天只有看着星辰一片片的坠落之后,才会睡得着,心里才会好受一些。明小时,你过得还好吗。。。。。。

明小时,明大明说结束了

”你为什么不跟端木回中国“苍白色的墙壁,阳光打在上面,依旧是一大片一大片可恶的白色,”因为我不想看到他忧伤的样子“微弱的息声与心脏起搏器的声音。“小时,哥哥没有照顾好你”“哥,让我自己走就好了,我已经有好多回忆里,端木还有那片片温暖的阳光会一直陪着我的”

我,端木康城

明大明说,轮回结束了,我听到明大明呜咽的声音,我问明大明,怎么了,明大明说明小时已经走了,走了??那她去哪了。她变成了一个美丽的。

尾声

我叫端木,昨天,明大明告诉我,明小时去世了,在最后的两年间,我陪着明小时走过了她最后的生命历程,明小时没有告诉我,她得了病,但是我早就知道了,在这段旅途中,我把明小明的一切都记录了下来,于是就出来了上面的,明小时,是微笑着离开的,这是明大明告诉我的,最后一段清晰地声音,明小明说,端木,请你自由的。。。。。。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