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金秋油茶始飘香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情幻文学网
 

霜降一来,又该是摘茶子的时候了。

印象中,烙在我心头的,有两个鲜活的劳动场面,一是摘茶子,一是挖花生。吃大锅饭那会,摘茶子和挖花生都是集体活动。凡是达到挣工分年龄的人,都得参与其中。如果用铺天盖地这个词对它们做相应的描述, 是最形象不过的了,那声势可想而知。当时,人们为能多挣些工分,往往起早贪黑,早出晚归,更有甚者,连早餐午饭都在工地上解决。待该收的全都过了一面之后,生产队禁令一开,乡亲们各为其主,各自为阵,一家老小齐刷刷冲到打扫战场的最前沿,去捡拾那些大人们在收获时有意无意留在土里或树上的果实,以贴补家用。所以一到挖花生、摘茶子人人都变得异常兴奋,争先恐后。

如今想起,摘茶子简直就是在对人的身心进行一次大大的洗礼。

置身茶海,流连其间,面对一株株精神抖擞、硕果累累的油茶树,心旌动摇,浮想联翩。油茶树,形式上它们是树,内涵里却是一种精神。我不敢想,在这贫瘠干涩的黄土地上,它们是依仗什么,居然艰涩地长成这么精神的一株两株。你看,那根迂回屈曲,遒劲有力,深入黄土,极力地吸取地下深处稀微的水分养分;赭黄交错的曲干虬枝,坚韧隐忍,义无反顾地负载一树繁花茂叶硕果,甚而人为攀折带来的压力;那叶那花,油绿厚重净素温馨,不媚不俗。尤其那冰洁如玉一般的花瓣里酝酿着的花蜜,光泽,在秋阳下散发出诱人的香甜;那果,涨红着圆滚滚的笑脸饱满热情,神癫痫病人寿命如何采奕奕,招人显眼。

据说,我们这儿的油茶树,是一群来自不同地域的知青艰辛栽下的。

难以置信,当初那群敢与天斗与地斗的知青,是拼着什么样的意志,在原本荒芜贫瘠的黄土地上,凭借一双手植下这一望无际的油茶树,或许他们中还有人至今都没有品尝过这些油茶的清香。他们把血汗洒在这片辽阔的瘠土上,却把芳香留给后人,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啊!不过,每每凝望这一株株泽被后世的油茶树,似乎又捕捉到了他们的一些影子。( 网:www.sanwen.net )

油茶树很有些奇妙,它们花果并存,摘果的时候也正是茶花盛开的时节,以此油茶挂果便是一年多一年少。所以摘茶子时,要格外小心,动作不宜过大,不能把茶枝折伤,否则会把茶花打掉,抑或把花蕊中的花蜜抖落,这都会影响来年的挂果。

待到漫山遍野的油茶树被一一光顾过后,无以数计的茶子便被各样的方式和工具运回村中,悉数匀整地平摊开,晾晒在村庄周围事先修整好的大土坪子上。此后的日子里,油光滑亮的茶子便静静地沐浴着秋阳的温情。在清爽阳光的舔舐下,一段后,丰盈圆满的茶子渐次咧开了果皮,犹如绽放的笑脸,暴露出里面乌黑贼亮的茶籽来。于是,村庄周边便弥漫着由淡渐浓的油茶清香。再到这芳香又由浓渐淡时,那就治癫痫病的比较好方法?是粗选集收茶籽入库的时候了。入库的茶籽,还会在宽敞的库房内存放好一阵子,要等到其他农活逐一打理完,入天气转寒后,才把库房内堆积如山的茶籽一一搬运到村中的榨油坊,对它们进行最后的洗礼。

,一年中榨茶油是村里既隆重又大快朵颐的事。几乎拨动了全村所有人的心弦,吊足了胃口,即便稍稍懂事的小孩,也都寓乐其间,那气氛不言而喻。开榨后的那段日子,村子的空气里时时荡漾着浓浓的茶油香。

说及榨油,自然想起了当初的榨油机。

80年代前,榨油绝然没有的这种电动机械。那时的榨油机除了匝茶油饼用的钢圈是金属的外,其它几乎全是木料的。榨油机的主体,往往是挑一棵粗壮坚实的樟木或檀木,把它靠根部的那节主干锯下六七米来,然后居中依照树形掏空树芯,凿成前后水平对穿的拱槽,再充分选用这颗树的余料,加工成二十余根方形的大木楔,这就成了榨油的机械。那时的人把这一机械叫作“榨”。

可以这样说,那时榨油的每一道工序几乎都是纯人工活。从选籽、烘干、碾粉、蒸煮到扎饼,直至最后榨油,除选籽是老少咸宜外,其余的皆由懂行的正劳力来操作。尤其榨油,势必精挑六位年富力强的来执行,那真正是要花大力气的。六位壮汉对立两边,齐心协力用双手稳住一根悬空挂着的粗壮原木锤(粗实的树干做成,较粗的一头套有钢套)使劲地冲击同样装有钢套的长木楔子。楔子每被冲击一锤,便迫使其他组装在“北京军海医院是公立医院吗榨”槽内等长的短楔子,一同形成一股强劲的挤压力来挤压油茶饼,于是,金黄滑爽,热气腾腾、香气馥郁的茶油便随着富有节奏的一次次锤击,沿着油茶饼的周边汩汩流淌,最后集结于“榨”槽内底部的沟槽,汇入摆放在榨下的油桶内。直到拱槽内的数十个油茶饼被榨得没有一丝油挤出来为止。

过去,计油量是以“榨”为单位的,如果要问谁榨了多少油,往往回答的是多少多少榨。至于“一榨”是多少油就不大清楚了。油量的多寡,自是关键,可榨油浓重的氛围更叫人神清气爽、回味悠长。榨油坊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熏香炉,一烤二碾三蒸四扎五榨,哪一道工序里不散发出茶油的醇香?身处榨油坊,人仿佛沐浴在缭绕的香雾里,连呼吸的都是香。

此间,另有一种小吃,很是令人垂涎。榨油是个强体力活,为补充体能,大人们会自带一些红薯放到烧柴火的烘蒸炉灶里煨熟,在中途歇息时,趁热蘸着刚出榨的茶油吃,那滋味,啧啧!难以抗拒,绝对满口溢香,简直就是在过神仙日子。所以村里的们总会伺机到这里来捞油水过过瘾。如果有哪一次自家的没被轮到参与榨油,也只好看着他家的孩子咽口水干瞪眼。在当时那不得饱食的里,如此美味,真如皇家珍品,何况此等好口味一年中也不过仅此一回,至今想来,仍叫人回肠荡气,牵肠挂肚。

像这样汽蒸香熏的日子会持续月余,待库内的茶籽悉数榨尽,年关将近。榨好的新鲜茶油除留一部分作村上的公共开销外,其余的按劳力河南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均分到每家每户。各家便妥善收藏好分来的茶油,精打细算,渐次派上用场。于是,茶油就在人人的口胃里吐故纳新。它对食物的蒸煮、熏烤、炸炒、腌泡皆能显其特效,凡餐桌上的菜肴无不飘散出茶油的清香。就是家家户户屋顶上,袅袅的炊烟里似乎也携着丝丝缕缕的茶油香。

回味总是建立在的上的,可就在各样劣质有毒食用油泛滥的今天,茶油愈发变得弥足珍贵。同时茶油的保健奇效,也为世人所发掘和追捧,成为现代人餐桌上的香饽饽,吃香得很。所以不少地方正在改良油茶的品种,极力发展油茶的栽种和生产,这是个好兆头。只是改良后的油茶新品油,再加上榨油工序的机械化、简约化,其醇香度远远不及老品茶油那么地道。

如今正品难求,曾经海一般的油茶树,也在打工浪潮的冲刷下,渐渐湮没在人们的里。还记得,原来每到收摘完茶子后的农闲时节,村民都会似的为每一棵茶树虔诚地锄草翻土,以延缓其快速老化。现在,漫山遍野杂草丛生,茶树老化现象严重,而且不少的已然枯死,成为人们炉灶下的烟魂。我始终不明白,同样是一种需求,为何人们老是对那些不可预测的方式趋之若鹜,却放弃原本稳健而殷实的拥有?很想能有回天之力,拽回一切的美好,以求的慰藉!

时光荏苒,淡去了多少美好的,可无论如何也淡忘不了油茶那金黄色的芳香,更淡忘不了为我们带来如此芳香的那些人那些事。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