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我擦擦鼻子望望佛陀》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情幻文学网
 

《我擦擦鼻子 望望佛陀》

朴贤

《紫色的蓼花儿》

一轮绕过山脊

与的树荫

歌唱着灯芯绒上的幸福( 网:www.sanwen.net )

与夏蓼花儿般的灿烂

土地让绿茁壮的挺拔

一葩妖灼的水生花儿

让潭静得起风

吹向一条芳野 拉长的小径

仰望和敲打着星子

月辉撒下 乐弦

纯然的打在

尘世的裤梢上

就像紫色的法国梧桐叶

铺开红色的蝴蝶兰

盛着你这一程 满盆的足印

《曙光》

过三更

月皎洁的亮

我身上还有活着的肉腥

晨 晶莹的

让一滴露珠 蠢蠢的

聆见第一声尘嚣

一只狗儿冷不丁的

跑在环卫的前面

打湿了鬃毛

当第一粒曙光 撕开

绿依油亮的昭展

《生》

我以佛门的名誉

让这条路新鲜如故

四川癫痫医院,哪家治的好

只因红尘对我们的眷

就像季节的妖姿

和你背影的老练

一条怪兽化作云

借着月 在老墙上

留下三道爪印

而我依然在水面

借着月 陶着金子

我用祖先的图腾

用一堆篝火迎接着

一颗流星的轨迹

我自尼罗河对岸

用一枚红色的叶 作舟

我努力地

直到今晌 让一只麻雀站在墙头上

《苍生》

我是一只没有栖息的

穿过黑纱 和一轮蓝

紧贴着地皮来自田野的凉风

穿过两行无名的咒语

我抖抖身上 蓬松而潮湿的羽

我们悠红的吊在一枚树叶的另一面

天狼在墙头上嚎叫着

太阳给大地盖了一个印章

两片开垦的丰腴土地

用云霓隔着

动物时常到五蕴之纽带的河里

去饮水 你跟在后面

用火祭祀着我们的巢穴

居住在大树下面

还有一只倒吊的盘丝仙人

看着我们头上戴着

用鲜花盘绕的花环

我的祖先在石头上刻下

武汉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

一个生殖器符号的图腾

和一只六爪的火神

《浮生》

我像狼一样忠诚

像茶一样忠心

我可以

注视着你的呼吸

及另一类 在水中溺死的声音

我温暖的望着夜

望着你肌肤的兴奋

我梳理一下

希望达到你的亢奋

------我动物性的 平静地活着

《守》

夜很美 像天

及土地的肌肤

星子是的眼睛

及桥头一枚钩月

站在树梢上

静的风

和走过的人

虫鸣殷勤地抹去

水面浓稠的汐色

孤狼走在的路上

是皎白的

月亮走在皎白无人的路上

狼啸是它致高的偎依

水在夜的底下

生在月光之上

地很香 是土的味道

可我有狼毫上的湿润

土地是黑色的

黎芒用三根钢钉

把一只喜鹊钉在 那棵

老槐树杈上

喳喳地叫

在阳光下一条青鱼

静静地太原哪个医院治癫比较好下潜着

《我擦擦鼻子 望望佛陀》

阿弥陀佛

佛祖曰我在这里

就贴在你的脸上

满面容光 作如来羞昧

你认为我坐在墙里

那我就让你隔着墙看世界

我很远 那是你的智慧

我很近 是你贴得太近

手芯攥出的汗水

世界是一张纸

捅破后穿过的是你的目光

然后是你整个的身子

后面跟着的是

清凉的风

世界是水面的一缕光

那年金秋的水兰 可以作证

你依娇艳地笑

我像佛祖一样 以示三昧的不语

依佛经示 世界即在当下

如幻 未来不可思议

当下的到来如是美妙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闻我所示

红叶满地 黎花四溅

甲壳虫吐沫嗜睡

阿弥陀佛

昨天晚上一场狂风

折却桃花知几多

借着水面的倒影

倚栏的栈桥

你把那朵水兰 插在头上

漪涟荡佳人 跃然的别致

《恋》

水面幸福的仰望着<癫痫吃什么药好/p>

我的憨然

就像的一张老照片

伊伶俐的自老街的巷口 闪过

嫣然六月的

挽风于柳纱间

睡在水面 一枚槐叶儿的床上

水漪轻撩你的裙纱

青鱼擦肩于我的睑孔

捎带着你的美丽

我让洁白的风铃花儿

挂在你的睫毛

萦澈每一季 这个的芳野

《秋野》

在深秋金子的阳光投在

田野悠长的小径上

路旁的沟壑里开满了

五色的水族花儿

冷不丁的一滴尘嚣

映和进遥远的岁月

金色的夕辉用手捧着

地平线上的几撮绿霭

蓝天舞着手帕

我和两只叽哩鸟儿

擦空的越飞越远

留下挺簇的稻茬 依稀在喘息

及几朵小黄花儿

在田梗上静静地摇摆

摇摆

水面的蝶影刚逝

此阙 光景是吝啬的

西卷火红的召唤着我们飞向

远方的林子

及一丝袅袅炊谧

2014.09.23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