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一直爱着他-

时间:2021-04-05 来源:情幻文学网
 

她呆呆的站在糖果柜旁边,一只手拿着蓝色的装糖果的铁盒,另一只手拿着一样的红色铁盒,将蓝色的铁盒放在左耳上听,静静的看着右手的红色铁盒,小嘴微微翘起,透出小孩渴望得到某样东西的神情。她已经22岁了,周围不断有人回头看她,或者一直盯着她看,而她只是一直看着自己的铁盒,很欢快的笑。

她一直在找一个木做的八音盒,正方的盒子,盒盖上有一只蝴蝶,里面是两颗心,被一支箭穿过,只是那只箭可以取出,在很久以前她取出,想放在身边便于携带,却不知放拿了,一直找不到,所以她一直在找一个一摸一样的盒子,想将箭取下,放入自己的盒子曾经的盒子里。寻寻觅觅十多年依然找不到。而今天被铁盒的八音盒旋律深深吸引。很想买下来,却不知道要买哪一个,而且身上没有带够钱,她只有呆呆的看,静静的听。一点一点回忆,所以神情微微变动着,嘟起的小嘴越翘越高,变成苦笑,又抿着嘴微笑

这个盒子给你。一个十岁的小男孩递出一个盒子。

谢谢。小女孩接过,面无表情的打开,八音盒旋律响起,小女孩静静的听着。

这是两颗心,还有一把箭穿过。送给你。小男孩注视着小女孩的表情。可是小女孩只是“哦”了一声算是了结了所有。

小男孩叫澈,在两年前认识小女孩墨的。才认识墨的时候一直挑衅,总是针对着墨。为此两人展开过激烈的战斗,成天的扭打在一起,墨当时恨死他了。每个人都把她捧到手心,只有他,处处与她为难,她一个人的时候还跑来和她打架。不久后,在双方家长的劝解下,他们和好,并成了朋友。这就是孩子,什么事情都能在瞬间变化。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玩闹,只是再没有真正吵起来过,生过彼此的气。

前面那女孩身材不错,一个男孩什么中药治癫痫病转头对着身边同走的朋友说。

那是墨。

绝对不是,墨没有那么瘦。身材没有那么好,没有那么高。男孩依然不信的争论。

墨。身边的男孩不再听他的狡辩,大声的叫道。

女孩转过头来,定睛一看,笑起,淋,澈,怎么是你们,怎么会在我后面。墨欢快的说道。

澈说,淋和我说前面的女孩不是你,我说是。我们打赌。

淋尴尬的看看墨又看看澈,心里埋怨着澈,不该说出来,怎么说大家都一起长大的,即使又几个月不见,也不能说从后面看不出是谁,这样多伤感情。

澈接着说,淋说,你没那么高,走路也不像你。

墨大笑,好奇的问澈,那你怎么知道是我。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从后面第一眼认出你。澈坚定的说。

墨微笑,淋尴尬的不说话,澈自信的看着前面的路。那一年他们都十六岁。

墨,叫了你那么久怎么不搭理我。一个男子有些生气,急冲冲的走上前说。

你怎么知道是我。墨恍惚的问,她依然没有回过神的看着澈。当澈怎么说什么的时候,墨接着说,昨天我被爸爸骂了。

怎么了?干嘛骂你?

因为我晚回家了。

……

墨跟游魂似的走开了,澈没有跟去,他跟她走了相反的方向。11年前,她也是跟家里吵架,带着布娃娃跑出来,在街上游荡,计划着自己要怎么死,投河自杀?被车闯死?那把刀子割脉?跳楼?吃安眠药?11岁的小脑袋里想着奇怪的想法时,澈出现了。抓住游魂似的墨,问她去哪,要干什么。墨咬着嘴,什么都不说,澈拉过墨的手,带她走,走了一段路,她中山市癫痫病治疗技术停了下来,嘟起小嘴,他回头看她,她说她不要走,她不要回家,他说她可以跟他回家,她说她不要,她要饿死,迷路死,就是不要回家。可是他依然坚持把她骗会了外公家。当晚上墨跟父母回家路过澈家的时候,澈给了她一个木盒子,正方的盒子,盒盖上有一只蝴蝶,里面是两颗心,被一支箭穿过。并告诉她什么叫一箭穿心。那年他十岁,她十一岁。他爱上了她,她不懂得爱,仅仅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11年后,在街上,没有地方去,她遇上了他,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微笑,开着玩笑,然后飘走,他没有追上。

墨回头,街上人来人往,却不见澈的人影。她嘟起小嘴,继续飘荡。

为什么不说话,怎么?又晕车了?一个男子看向女子,女子呆呆的看向车窗外,一句话不说,只是摇了摇头,女子将头发披着,卷卷的头发安静的躺在胸前,女子摇下车窗,风拂过女子面容,头发拂过男子的脸,男子伸出手轻轻捧起飞来的头发,放在鼻下,女子依然安静的看着窗外。

我想家了,我想我的布娃娃了,不知道它们好不好,女子一下车,轻轻的说道,说着说着,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怎么都止不住,她不想哭的,不想这样软弱的掉泪,只是真的控制不住。

男子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女子,微笑起来。走过去,拉起女孩的手,在她头上轻轻的拍了拍,说,再等几个月我们就能回家了,没什么大不了。说完结果女子的行李,拉着女孩继续走,女子依然在后面小声的哭,男子默默的拉着她继续前进。什么都没有再说。那年他们才去别的城市读大学,墨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女子,外面冷漠,内心也冰冷,只是这一刻在最信任的人面前莫名的掉下了眼泪。而澈,退却了幼稚的面容,有了少许男子气概。

澈习惯沉默,总是默默跟着墨。他总什么话都不说,治疗癫痫病河南好的医院总是在墨要迷路的时候伸出手拉着她,带她走回家。每次墨路过澈家窗前时,澈总站在窗前看着她。每次说好分开,各自回家,回头总是看见澈在身后,什么话也不说话的跟着。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不再出现在她回头时。

昨夜,淋失恋了,墨和澈陪着淋去酒吧。淋一杯又一杯的和墨喝着。墨对于递来的酒杯好不拒绝,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墨对酒有时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欲望,过了那么多年,经历了很多人这辈子未必能经历的事,她从喜欢小动物到喜欢面具,香烟和酒,厚厚的脂粉女子,只是她接受的仅仅是酒,她没有喝醉过,或许没有,才有如此深的欲望,她想醉,想什么都不去想,她太累了,需要休息,大脑需要停止,只是,连梦都不会放过她。他和她喝着,澈看着,却不知什么时候独自一个人喝了起来。一杯又一杯,只有眼睛狠狠的盯着墨。最后他走向墨,和墨碰杯,墨安静的喝,他狠狠搂过墨的脖子,在墨的耳边说着什么,墨听不见说什么,只是他的呼吸,他的温度,传了过来,他的唇透过墨的头发贴在墨的耳朵上,说着什么,墨感觉他亲了她的脸颊。墨说听不见。他拉过墨的手,写着,只是写到一半,‘咚’的一下倒在了沙发上。墨静静看着他,转头继续和淋悠悠的喝着酒,各自想着不同的过往。

我爱你,一直都爱,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一个男子喝醉后痴语。女孩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任他亲吻她的嘴唇,只是她闭紧了牙齿,不管怎么,他都打不开。

你爱我对不对?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或许。女子皱着眉,转头说道。

你爱我,我知道,你一直都爱我。男子得意的笑。

女子依然不说话,看着风吹过的树,什么是爱她不懂,经历那么多变故,她不是不要爱,是不懂爱,不想去接受爱,她只要一种平静的济南癫痫病正规医院生活,能在早晨听见鸟叫,睡醒能看一会书。她真的不懂爱,爱是什么,她头脑混乱,一直摇头,不安的开始四周张望,她想蹲下抱着头。

男子亲吻苦思近要发疯的女子,说,傻瓜我知道你爱我。紧紧抱住女子。

女子安静的在男子怀里,心在颤抖,眼睛不停地转动。她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她推开他,今天我是你女朋友,现在是,但,下一刻我们分手好不好,马上分手,再见。

女子走了,男子苦笑,他没有见过那么傻的女子。到底是谁醉谁清醒,只是两人都没有感觉,突然开始,又突然结束,开始没有兴奋,结束没有痛苦。男子处于麻痹状态,女子处于迷茫状态。

墨回头看着喝醉的澈,对淋说,该回家了。要不我送不回两个,你也送不回两个。淋扶着澈走出了酒吧,墨拿起澈丢下的手机跟了出去。坐在车上,吹着风,澈醒了,说着胡话,淋和墨都笑他的痴语。

下车,墨将手机交给澈,澈伸手接过,想紧紧抓住墨伸过的手,墨却将手机交给澈后,划过澈的手,那一刻她想起多年前,一次又一次被澈拉着走出黑暗。

回到家,父亲开口就骂,她躺在床上,听不见父亲的骂声,她只记得他的手想拉住她,以及他的唇在她脸颊上,那么多年过去了,有的感觉还是跟当年一样。墨枕着手,静静的看着窗帘。她爱他,一直爱他,一直一直爱他,她从来没有说过,只是在她划过他的手时,她知道她一直爱着他。

墨还在静静听着八音盒的旋律,手捧着铁盒,很美,她耸耸鼻子,小嘴翘得更高,心想明天我带够钱就来买。她离开了,没有回头,是那样决绝。她要这个盒子,明天它就属于她了。而他,澈,她爱他,但将各走各的路,即使相爱也不会在一起,而他永远听不见她说,爱他。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