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谁在别人的故事里充当配角纪实故事故事会

时间:2021-03-01 来源:情幻文学网
 

内容导读:  经不起诱惑的人,便只能在别人的故事里充当配角!  1  早春的天气有些凉,静秋穿着单薄的套装,穿过小巷时,竟然在路边看到几株枯草,枯草叶上的薄冰在凉薄的太阳底下发出亮晶晶的光,静秋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经不起诱惑的人,便只能在别人的里充当配角!

  1

  早春的天气有些凉,静秋穿着单薄的套装,穿过小巷时,竟然在路边看到几株枯草,枯草叶上的薄冰在凉薄的太阳底下发出亮晶晶的光,静秋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急匆匆地小跑起来,小巷的尽头,就是市中心最高的一栋商业大楼了,浩天地产公司便在大楼的顶层。

  走进大楼时,踩着光洁的地面,静秋的小腿不由得战栗起来,万幸棕色的丝袜很好地掩藏了她的不安,她给自己打气,不过是做了五年的家庭主妇而已,自己与大楼里那些衣着光鲜的白领相比,也只是少了工作经验,外表上其实毫不逊色的。

  凌君浩也是这样想的吗?

  这位浩天公司年轻的总经理,穿着棉布休闲服,戴着金丝细边框眼镜,坐在高靠背椅上的身子挺拔,健朗。

  没有年轻人惯常的锐利,他看着她的目光柔和,像一位饱经世事的老人,当被这样的目光包围时,你不由得就会放松下来。

  静秋真的是放松了,她完全忘记了来此的目的,忘记了这是一次面试,是最不宜暴露自己弱点的地方,她竟然不管不顾地跟凌君浩谈起了她的困境,她说自己毕业就嫁人了,甚至连丈夫的名字也告诉了人家,她说她的丈夫叫顾世举,他很疼她,他不舍得她出去奔波,让她在家里守着,自己出去打拼,很辛苦,有时候常常熬通宵加班,这一拼就是五年,他们的日子终于宽裕起来,买了一所大房子,可是,房子刚刚装修完,还没搬过去几天,他就出事了。

  她哀婉地叹着气,说到动情处,还落下泪来,凌君浩适时递过来手绢。

  她接过那方洁白的手绢,昆明专业癫痫病医院心里也一暖,这年头,用手绢的人不多了,用手绢的男人更是凤毛麟角,她边擦眼泪边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眼,正迎上凌君浩关切的脸,泪水更加泛滥开来。

  从浩天公司出来,静秋还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像是做梦一样,凌君浩对自己说了什么?

  他说:生活总会好起来的,希望从你加入浩天的这一天起,便开始你的新生活!

  2

  静秋很快适应了在浩天的生活,以及凌君浩的关心。

  夜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时,偶尔会想起失踪的顾世举,而更多的时候,眼前飘过的,却是凌君浩的脸。

  她烦躁地叹了口气,转过身,隔着厚厚的墙壁,隔壁的欢爱声还是传过来,像涨潮的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浪接着一浪,迅速将她淹没。

  她在别人的欢爱声中,痛苦地蜷进被子里,拿枕头狠狠压住耳朵,却还是能听见,那闷闷的喘息声,以及如撕裂锦缎般的女子欢叫声,声声都像踩在她的心尖上,等到声音终于平息下来时,她已经出了一身的汗,气咻咻地从床上跳起来,冲进浴室,身体疲累得倒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酣畅淋漓床战的人是她一般。

  第二天,她特意将门留了一道缝,斜斜地对着隔壁的门,她想看看那一对欢爱的主角。

  可是左等右等,直等到快上班了,那道门才懒洋洋地打开,一个穿着清白色长裙的女子走出来,闲闲散散的样子。

  静秋有些惊异,她想象中能在床上发出那样尖叫的必是放得开的浪荡女子,衣着打扮也该艳俗得有些尖酸刻薄才是,可是眼前的女人恬淡的脸,清白的裙,看起来倒像个老师,与艳俗更是一点儿也搭不上边。

  女子从她面前飘过之后,突然又回过身,朝她淡淡地一笑,她慌乱地回应,脸上的笑总有些做贼心虚,女子倒也不计较,笑过之后,转身便走,可是,回转身的一瞬间,她分明看见那女子嘴角微微垂下去,那友好的笑,就变成了冷笑!

  她摇了摇头,是错觉吧!

  3

癫痫发病时会出现什么状况呢

  转眼静秋在浩天已是半年,与凌君浩的关系没有她期待的进展,反而听到了不少关于凌君浩老婆的消息,心里涌动的那点儿期待很快就没落下去。

  有一天她加班,一头扎在桌子上的文件堆里,等忙完了抬起头一看,已经将近午夜,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自己,匆匆忙忙收拾了东西走出来,等电梯时,看到对面的总经理室,心里一动,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脉,她悄悄走过去。

  她原本只是想进去看看,在无人的夜里,一个人看看他日常工作的地方,感受一下他的气息,可是,到了近前,她竟然听到了声音。

  没有对话,有的只是男人的喘息以及女人的呻吟,伴着咯吱咯吱的响声,她熟悉,那是他高背靠椅的声音,有节奏地跳动着,她被这赤裸裸的淫靡之音彻底击垮了,慌不择路地往外逃,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响声格外的暴烈,想到她的半途而废的心底出轨竟然以这样的耻辱终结,她心里就有了一丝悲壮。

  她只顾着逃,没有看到身后的门开了,凌君浩衣衫不整地追了出来,身后跟着他的新任小秘书。

  她先前对他的滥情是有所耳闻的,可是她选择不去相信,依然在心里保持着初见时他温文体贴的形象。

  她在安全通道里被他抓住,他把她堵在墙角,两条胳膊便是一堵厚实的墙,将她牢牢阻隔在里面,两个人面对面大口喘着气,就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的是他们两个人一样。

  她迎着他潮红的脸,轻声说:你放心,你做的好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这话说出来,不知怎么听着总有些赌气的成分。

  凌君浩望着她,忽然叹了口气,然后俯下身,捧起她的脸,轻轻吻了下去。

  静秋猝不及防,等到醒过神来时,他的一双大手已经攀岩走壁,很快游走到了目的地,从小秘书那里带来的半把火迅速燎原,他很快就占领了阵地。

  4

  隔壁的小两口依然夜夜笙歌,静秋在不久后也见到了那个男的,虽然一身名牌西装,可是不知为何,静秋总是癫痫病作什么检查觉得他神态间有些猥琐,配不上那个水样的恬淡女子。

  她已没有心思去打探不相干人的感情,她与凌君浩正打得狂热,两个人夜夜流连于酒店之中,在没有人情味的洁白床单上翻滚,厮杀,用最原始的方式宣泄心底的感情。

  静秋从来没提出过带凌君浩回自己家里过夜,不是她没想过,而是她不敢,顾世举虽然失踪了,可是他的气息依然存在,她不敢在他辛苦赚来的房子里与别的男人偷情。

  提起顾世举,她就会想起在同事MSN签名上看到的一句话: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

  是的,现在她也唯有用这个理由来安抚自己,原谅自己对顾世举的背叛。

  可是,凌君浩先提出去他家,在郊区的别墅。

  一进屋,来不及开灯,凌君浩就像头饿狼似的扑了过来,粗暴地扯烂她的衣服,她被他歇斯底里的样子吓坏了,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拦腰抱起她,大步迈上二楼。

  这时的凌君浩,一扫往日的温柔,像头受了伤的野兽,既想寻得温暖,却又无法停止敌意的进攻。

  她之前从未见过他如此激动的样子,他伏在她身上的身子战栗着,为了遮掩战栗,他大吼起来,吼出来的名字把两个人都吓坏了,他吼的是——顾世举,静秋丈夫的名字!

  这一吼把两个人都镇住了,良久,还是静秋先反应过来,抱起衣服,跌跌撞撞地下楼,楼下的灯不知何时已经开了,柠檬黄的温暖光晕中,一个女人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

  女人的表情依然是恬淡的,身后传来凌君浩的声音:书荷!

  静秋惊呆了:那个在她隔壁夜夜与猥亵男子纠缠的女人,竟然是凌君浩的老婆!

  5

  一连几天,静秋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想出门,也不敢出门。

  凌君浩一直没来找她,她知道他再也不会来了!

  是的,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同他身边那些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的女友没什么是癫娴病有什么症状什么分别,他与她纠缠,甚至公然带到家里去,不过是做给他的老婆看,让出轨的老婆重新重视起自己来,由始至终,他爱的,不过是他老婆一个人!

  沉寂多日的门铃终于响了,尽管已经想到,却还是忍不住抱着希望,欣喜地扑过去,打开门,看清门外的人,她真的不知是悲还是喜!

  门外站着的,竟是失踪半年多的顾世举!

  半年没见,顾世举也憔悴了不少,看着她,只是喃喃道:老婆,我回来了!

  静秋愣了半晌,回过神来,猛地扑上去,抱着丈夫的脖子,哭得酣畅淋漓!

  她只顾着自己哭泣,没有看到肩头后丈夫的表情,他脸上的颓唐与懊恼丝毫不下于她。

  是的,是他先勾引了书荷,那个因丈夫滥情而灰心的女子,他没费多大力气就把她带到了床上,自此便一发而不可收拾,他恋上了她的淡定,甚至异想天开地在自己隔壁租了房子,想坐拥齐人之福。

  可是,他低估了她,一个女人在爱情斗争中所使用的谋略丝毫不比孙子兵法逊色,只可惜这斗争不是为了他顾世举,而是为了她的丈夫。

  她软禁了他,又雇了一个男保姆来伺侯他,她每晚都在此留宿,让她的丈夫不费吹灰之力就查到了顾世举这个人,更妙的是,那男保姆歪打正着,也是丈夫身边的人,他可以将两个人亲热的细节绘声绘色地描述给自己的老板听,让他暴跳如雷。

  所以,在知道来应聘的静秋竟然是顾世举的老婆时,他立刻留下了她。

  他故技重施,与静秋交好,只是这次不再是偷腥,他费尽心机不过是为了将老婆抢回来。

  当一个男人肯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煞费苦心,这个女人就算是彻底征服了他。

  在这场爱情故事中,赢的是主角,他们目标明确,立场坚定。

  而那些禁不起诱惑,动辄拿筹码说事的,永远也只能做个配角!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