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以人生的纱线为题作文

时间:2019-11-08 来源:情幻文学网
 

【篇一:以人生的纱线为题作文】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就没有完美无缺的人生。当我们在用纱线来编织自己的人生时,更要清楚地认识这一点。

德国在二战时的元首希特勒,一直以来被人们视为一个魔鬼般可怕的人,专制独裁,夺取了无数犹太人的生命。当我们对他进行口诛笔伐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希特勒也曾经是一个热心帮助邻居的少年,也曾经给处于近经济危机中的德国民众带来了相对稳定的生存环境。至于为什么日后会成长为一个臭名昭著的战争狂人,我想,他大概是没有正确分布用来编织人生的纱线。取舍不当,必然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汉娜·阿伦特在探讨犹太人屠杀时有一个独特的说法,叫做“庸常的邪恶”,她大胆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恶隐藏在自以为的平常行为中。

当我们审视自己的生活时,往往更热衷于给自己贴上“善良”“正直”等正面标签,而不会把自己和所谓的“恶”联系在一起,认为即使自己有了错误,也只着眼于眼前的小事,并不会带来什么长远的影响。然而,人生的纱线并不是单一的,善和恶往往相伴而生,共同作用于我们的思想和行为。

因此,选好人生的纱线,也就显得尤为重要。

我们往往抱怨社会,抱怨体制,却常常忘记,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体制中的一部分,我们的一举一动往往影响着体制发展的进程,若是我们都用那些善的纱线覆盖住恶的纱线,各类令人痛心的社会现象又怎么会层出不穷?

贪图安逸和富贵是人性中无法抹杀的因素,也是构成人心隔的细线最本质的元素。彻底拔除他们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正如帕斯卡尔所说:“人是被罢黜的国王,否则也不会因为失去王位而感到悲哀了。”我们所能做的,是尽量减少利益的追逐而产生的所谓“庸常”的恶的心理,用善的细线缠绕着那些少量的恶的细线,让人生这块布料丰富而又闪现着善的光辉。贵州看癫痫哪家好>

细线的性质我们不能改变,但我们却可选择,让人生变得美好。

【篇二:以人生的纱线为题作文】

上帝造人说:每个人都有两个隐形的口袋,一个叫善,一个叫恶。善挂在胸前而恶挂在胸后。因此,人们总是看到自己的善行而看不到自己的恶行。

于我看来,善恶犹如沙漏两极的沙:可相生,可相融。

常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然而,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谁又不会犯错。华盛顿尚有幼年折了父亲的樱桃,毛泽东还有十年文革之变。可见,为与不为,不以恶小善小为标准。李贽曾自称异端,号召不以孔子之标准为标准。如今看来,也不能不说是一句哲理。人们常说:“世上没有大奸大恶的人,亦没有大圣大善的人。”又说:“没有恶的衬托哪里彰显善的存在。”可见,善恶如双生子一样。有善必有恶,善恶同行。而人生中的恶与善也必定如同纱线,交错而行,织成人生中的锦绣。

佛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见,善与恶又是可相融的。张三偷了李四家的梨,此必是恶行。然而,若张三有愧又将梨送还,此必是善行。

鄙人是史科出身,对于善恶之事,恶善之分倒也是感慨良多。

秦始皇是个值得解剖的例子。说他恶不可否认,修建阿房宫的怨气到今天也没有消去,不是仍有人指着他的鼻子叫嚷着暴君么。那么一统六国又怎么说呢,小国诸侯叫着不侵犯他人,还不是连年战火不绝,倒真是苦了百姓,临渊羡鱼之举,可始皇退而结网,一口气解决了小打小闹问题不是吗?

再说长城,更是个令人争议的话题。说它当初如何劳民伤财,如今呢,不伫在地球上好几千年了。还成了世界八大奇迹。于当时百姓来说无疑是一件恶行,可是于今天的人来说却是一件有功劳带来荣耀的善举。

可见,善恶是可相融的。人是一个个体却也能从个体中看到群体。早好几甘肃哪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千年前的皇帝都已经用行动告诉我们这个理了。

最后,人生如锦绣,锦绣中的针法有好有坏,一如人生中的品行,有善有恶。

【篇三:以人生的纱线为题作文】

周国平曾在《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中发出疑问:“一个婴儿,未出生多久就夭折了。我们是该叹息他生命的短暂还是为他免受漫长人生中的苦楚而欣慰?”

我想,周国平的疑惑也是今之众人心中的疑惑。人生所经历的种种,到头来究竟是丰盛的回忆还是沉沉的负累,大抵没有人能够逐条分析出个头绪来,却鲜少有人会得出:活着之所以会有那么些的起伏跌宕,正是因为这样的高低交织、善恶相错才构成了人生。

幼时极其热爱大圆脸盘的向日葵,瞧着那黄灿灿的黄瓣想象着它们酿出葵花籽儿的样子便愈发欣喜。小孩子总是讨厌黑暗的,每每到了夜晚总是辗转难眠,也抗拒去阴暗的角落。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阳光投在葵花叶子上,反面留下的便是一片阴影。于是人生中第一次懵懵懂懂地发现,阳光与黑暗本就是一体的。

我曾翻阅书籍以求得一个答案,却没有哪位先哲对于生命这个浩大的选题给出过详尽的解答,然而也总是有无数人的求索和实践,给我们留下过诸多线索。

正如伍尔芙一直都在孤独地寻找生命和灵魂的内核一样,梭罗也在追求人生最核心的奥义。只不过一个只是看彻了岁月长河里无尽的苦难和罪恶,在某天有露水的清晨,穿上装满石子的外套沉入了家门前的小河;另一个却独自搬去了瓦尔登湖畔过了十多年渔樵耕读的日子。

生命只有短短几十载,我不敢说妄自放弃是愚蠢的行为,但毕竟黑暗与罪恶的存在总有其合理性。所谓“存在即真理”,如果没有了阴冷冰湿的暗,又如何能衬托出光明的珍贵呢?

鲁迅有言:人的第一是生活,只有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对我而言,这样的爱里包含的不仅仅是对美好儿童癫痫该怎么治疗和光明的向往,也有着对阴暗和不平等的宽容。也正是因了这一份慈悲心,人才会获得最终的释怀,将人生善与恶的纱线织就一幅美好的锦缎。

什么才是人生呢?我总在思量。

是帕格尼尼琴弦上反复吟颂的才思吗?是伍尔芙忧伤而疲累地去赴死吗?是海子卧在山海关的那根铁轨吗?是张爱玲开在尘埃里的花朵吗?是整个整个世界反复做梦又在梦境中沉睡的呓言吗?

我想都不是吧。它们都是人生的一种形式却又不是常态。

人生,是老者村妇手中,用岁月扎染出来的,一匹白布。有辛酸的纹路和欢愉的线头,最后铺就的,是对生活的释怀。两者的结合,才是人生的纱线。

【篇四:以人生的纱线为题作文】

“我曾经七次鄙视我的灵魂”。

如此骇目的一行字。

每当我在书桌前看到自己抄下的这首短诗,刚读到第一句,便一阵颤栗。也唯有那一刻,我拷问过自己的灵魂是否该被鄙视。而也是这一句,让人洞望出一代文豪纪伯伦对自己的拷问。那短短的八句诗,仿佛其人生沾满罪行的纱线,赫然昭显于人生的布帛上。

恶,是人生来的本领。欲望、懒惰、过失……都是凡人无法抗拒的深渊。如果说每个人都如同一名织工般辛勤地编制人生的布匹,那么人性之恶便如经线一般与“善”之纬线相生相灭。没有一匹布只以纬线而立,亦没有一段人生只与善行相伴。灵魂如同卡尔维诺笔下那分成两半的子爵,永远无法善恶独行。

然而,是恶将人类引向绝望。战争是“恶之花”。一战之后西方的集体绝望情绪惊吼出“世界灭亡”的哀叹。废墟之中,总有人期盼天使的福佑——善。

但是,真正的善并非他人的施舍,而是自我对恶的救赎。鲁迅大声呼喊着“反抗绝望”便是对人生之恶的主动忏悔。圣经中有对凡人的宽恕,并不在于上帝的宽容,而在于凡人夜间癫痫病怎么治疗对于人生虔诚的悔悟。我们无权选择经线纬线,却有权选择经纬的布局与纱线的颜色。亦如纪伯伦在回首人生时,将那七根匿于布中恶的纱线挑出润上更鲜明的色彩,用忏悔将原本暗淡纱线回归人生原始的色泽。

忏悔是善的回归,是对人生的忠诚。锦上添花,也许不在于提亮原本已光鲜的纱线,而在于予黯淡的纱线以重生的光辉,人生的本色,也许往往绽放于阴暗。

木心说,我是丹麦人,《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他是勇于扯开透明的虚伪寻求真实的人。我们不惧怕赤裸,我们只惧怕虚无。再美的华服,也许其下终是爬满蛀虫。再残破的褛服,却终可以遮风避雨。人生的纱线,需密密地缝实每一个针脚,一针不落。

莎士比亚说,人生像一匹用善与恶两种纱线交错织成的布。是人生的本态:有善,有恶;有绝望,有希望。但最要紧的是如罗素所云:热爱生活,忠于生活。

同样,热爱人生,忠于人生。

但现在的我们又怎样忠于人生,认真地对待人生中的每一根纱线呢?范曾因同行一针见血之讥闹至法庭;冯小刚因有观《唐山大地震》之害不流泪而骂其没有良心……当他们人生中那一根根恶之纱线被人抓住时,竟一撒手,不肯执守不变的真实。

庞德因一首《地铁站上》成为无数人心中诗界的泰斗,而我却不曾多有几分尊奉。只因他至死都不愿承认其支持法西斯的过失。那一根纱线被他扯掉,却再也立不起一块完整的布。

却始终愿意在每天离开书桌前多眷顾一眼纪伯伦的小诗。也许他总被湮没在泰戈尔的光辉下,但我总在他那里看到一个至高的灵魂。

——那个曾被鄙视七次的灵魂。

——那七根夺目的人生的纱线。

本文地址:http://www.xiaoxue123.com/a/7347.html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