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东宫》热度持续升温导演实力“宠粉”被称“

时间:2019-07-09 来源:情幻文学网
 

  这种快速响应用户需求的机制或许是未来大剧运营的机会。“《东宫》模式是可以复制的。看流量明星、看IP,市面上有什么追什么,这是传统的内容制作方法论。今天的方法论不一样了。”

  看到调整了配音和配乐的《东宫》重新在优酷上线,忙活了一整晚的导演李木戈终于舒了一口气。

  前一天,原本是剧情更新到男女主角一起跳下忘川的“名场面”的日子,但让团队猝不及防的是,在弹幕和微博的留言中,不少观众都在反映配音和配乐没有引起共情。和团队及平台商量后,李木戈决定连夜修改,他匆匆在微博留言说,“大家的留言我都看到了,一定抢救,要是还没能让大家满意或者觉得好转,就罚我一杯忘川水吧……”。

  事实上,不论是李木戈还是出品方优酷、唐德,都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运营方式。重新上线的版本立刻引发了粉丝的热烈回应,话题“东宫导演宠粉”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不少网友表示要重看调整后的“跳忘川”经典桥段,甚至还有人表示要在豆瓣上给《东宫》的评分加星。

  在这次事件的催化下,“东宫女孩”成为了一个粉丝自发的群体,她们活跃在弹幕和社交媒体上,制作着“谈恋爱吗,灭你全族那种”、“糖里带着玻璃渣”等表情包,创造着新名词“话梅剧”,自发为剧集宣传。目前,《东宫》已经登上全网热度榜首,并且一周内两次超越《镇魂》,成为微博超话社区的剧集类冠军。

  在《东宫》总制片人李欢看来,这符合了对剧集定位的预期。作为一部著名网文IP改编剧,“我们一开始就很在意粉丝的看法,只要他们喜欢了,可能又会带动身边的人”。

  但这种做法在以追求大制作、大流量为风潮的2016年,还显得太过超前。启动于那一年的《东宫》也因此面临着许多未知。“什么是原著的核心?符合人物的演员在哪?要不要实景拍摄?上线后还要不要调整?”李欢对《三声》表示,整个过程中每天都要做出选择。

  最终,《东宫》的改编尽量还原原著,启用符合角色、投入度更高的新人演员,大量采用实景拍摄。“我觉得挺幸运的就是,我们的这些选择、很坚定的东西最终还都是有收获的。”李欢说。

  作为IP改编作品,尽管《东宫》目前还难言破圈,但从前期创作、制作,再到后期根据反馈调整的各个环节上,已经初步调动起粉丝圈层的参与度。无论对于创作方唐德影视还是平台方优酷而言,这都是一次让作品和粉丝更紧密互动的试验。

  当时正值大女主IP剧风靡荧屏,《甄嬛传》之后,超过20部古装大女主剧集相继立项。其中,同为唐德出品的《武媚娘传奇》曾创下2014年多项收视纪录。

  而《东宫》是唐德在市场层面一次新的尝试。在制片人李欢看来,与《武媚娘传奇》侧重历史演绎的电视剧风格不同,《东宫》苯妥英钠说明书作为网络文学代表人物匪我思存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之一,本身具有较强的互联网属性,且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更适合从原著粉的诉求出发,基于IP本身的特点进行纵深向的打造。

  在主创人选上,李欢首先想到的是与唐德签约多年的青年导演李木戈。此前,李木戈不仅曾担任高希希导演的剧集《三国》的执行导演,拥有古装大剧的实战经验,而且曾拍摄多部都市情感剧,擅长细腻的情感把控。这正符合《东宫》人物关系和情感层次的需要。

  更重要的是,二人都是原著的粉丝。“我非常喜欢原著中的那种缠绵悱恻的爱情,挺有想把这个故事拍出来的冲动。”李木戈对《三声》说,“小说的文字描述是很有意境的,但怎么把意境转换成剧本、台词和镜头语言,这个难度还是蛮大的”。

  和许多IP剧拿捏不准改编的程度相比,《东宫》的改编策略一开始就十分明确:“原著里两段式的情感设定和虐恋的人物关系,是非常经典的。所以几乎所有人设、人物关系、核心的桥段都尽量保留。”

  李木戈说,最打动人心的虐恋情节是这部剧的内核,需要极致化和进一步细化。而情节上,则对原著粉津津乐道的“沙丘中相遇”、“捉萤火虫定情”、“双双跳下忘川”等“名场面”都进行最大化的还原。

  另一方面,如何在尊重原著核心的基础上,将一本仅十几万字的小说创作成为50多集容量,70万字的剧本,依然面临很多难题。

  首先,原著采用女主小枫的第一人称视角,除了女主自己的经历之外的内容都大量空白。但剧本创作需要从全局观出发,填补上所有其他角色的行为、逻辑、动机,这样才能产生冲突,推动情节发展。同时,由于是架空剧情,且涉及多个区域势力,需要提前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其次,原著是碎片化的结构,开篇即是三年后的剧情,回忆部分在书中穿插出现,但剧中则需要按照戏剧结构和剧情展开的顺序,重新架构剧本。

  此外,由于视角所限,原著中其他人物都只存在于小枫的主观视角下,因此,编剧需要给各个角色加入血肉,让每个人物都立体丰满起来。

  尤其是男主角李承鄞,尽管所有读者都已经熟知他为夺权不惜灭小枫全族的举动,但需要让观众了解他背后的转变过程和动机,让他的冷血行为合理化。比如,剧中加入了背负家仇、夺权等情节,交代了李承鄞对小枫的部族丹蚩大开杀戒的动因。“他其实是全剧最可怜,最悲剧宿命的一个人。”李木戈解释说。

  李承鄞和小枫二人的虐恋情感是全剧最具看点的部分,因此每一步都需要有过程铺垫,才能真情流露。原著中,二人在西周的感情戏只有一场,为了让情感走向丰满真实,剧中加入了在流沙中共同经历生死,水下吻戏等让情感迅速升温的撒糖情节。

  由于原著容量限制,书中朔州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男二号顾剑存在感不强,但李木戈希望剧中所有的人物都必须落地,在被小枫拒绝时,魏千翔饰演的顾剑眼神中充满悲凉,成为许多观众眼中的经典。“我拍这种古装戏,我希望人物是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之上,他既不虚幻,人物也不飘,投入的全是真情实感。”

  在李木戈看来,IP改编最重要的是“骨架得瓷实”:“首先我得分析这个小说为什么好,大家为什么喜欢,喜欢的是什么,只有这样才能把他的好东西留下来,也不至于造成版权上的浪费”。

  以《东宫》头部剧集的投入体量,采用全新人担纲主演无疑具有极大的风险。“当时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说既然启用新人,那还有没有必要投入这么大?但我们还是很坚定的”。李欢说。

  为了找到合适的主角人选,李欢和李木戈曾面见了数百位演员,包括大量已经成名的演员和新人。最后经过反复论证,决定启用新人。

  一方面,每个粉丝心中都有自己的小枫和李承鄞。和形象相对固化的已成名演员相比,新人能够给观众带来“初见”的新鲜感。另一方面,剧情中要求演员必须相对年轻。经过命运的挤压后,二人面对爱情的选择和痛苦真心流露,才能使剧中的虐恋情感立得住。此外,在李木戈看来,新人片酬对制作费用的挤压较小,而且时间充裕,更能把自己交给角色。

  剧中李承鄞的角色具有丰富的层次,前期是真诚懵懂的少年“顾小五”,后期转变后又要有凶狠和疯狂的一面。为了帮助陈星旭进入角色,李木戈跟他说,“大家都可以说李承鄞渣,李承鄞狠,但是你不要这么去理解他,因为你就是他,你要进入人物的内心”。

  在长达半年的拍摄中,无论是在片场还是收工后,陈星旭的状态一直保持在李承鄞的人物中,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好像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全剧杀青那天,陈星旭瞬间坐在地上,一直哭了40分钟。“这可能是我们这么多年都很难看到,一个演员对于角色的沉浸。”李欢说。

  剧中小枫是一个生性豪放不羁,无忧无虑的西州公主,和生活中的彭小苒十分契合,“她就是个小精豆子,但是一开口就冒傻气的那种”。表演时,彭小苒会为角色设计很多小动作,李木戈则需要拿掉那些刻意表演的成分,“我会告诉她,你这不对,你是在演,你得是”。

  在拍摄前,李木戈花了两个月时间突击培训演员们的骑马、武术、剑术、礼仪、形体等各项技能。剧中,李承鄞蒙眼骑马、顾剑飞身上马等颇具难度的镜头都是由演员自己完成。

  而李木戈最大的一项坚持是大量采用实景拍摄,目的是提升演员表演的代入感和画面呈现的质感。“我用的大部分都是新人,如果在绿布面前表演他们很难进入,我得营造一个让他们相信的真实的环境,真实的氛围。”

  但这也意味着拍摄成本和难度的大幅提升。整个拍摄转战北京、横店、坝上、北京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敦煌四地。在敦煌多坝沟的拍摄涉及许多战争的大场面,最多时180辆车的车队要每天往返5个小时。

  不比一些影视基地,当地从群众演员到马匹都需要从其它的城市远距离输送。有一场二人在流沙中经历生死的戏,剧组在沙漠里挖出一个房子大的坑,装入流沙装置,还要数十人在密闭的沙坑里操作,有很大的危险性。

  在敦煌多坝沟拍摄的战争场面,大量群众演员和马匹都需要从其它城市远距离输送。

  但效果是有目共睹的。除了每一帧都美如画,带来强烈视觉冲击之外,原本相对拘谨的演员们也在实景中瞬间进入了角色。“我们当时会觉得这个有点笨拙,但是去了以后才会发现,你给到演员的空间,最终就会实现在画面里头。”李欢说。

  置身壮美的河山中,李木戈也经常在拍摄中迸发出灵感。二人初见的那场戏,身穿一袭红衣的小枫和李承鄞滚落沙丘,在红纱笼罩下面面相对的情节就是源自临时的创作。

  美学的基准参考唐朝末期,当时正处于从奢华风的唐朝到极简风的宋朝的过度时期,在美学上可以为创作留出很大的宽容度。一些盛唐的奢华符号被放大,同时在其他地方则保持极简,最终实现视觉上的平衡感。

  同时,人物的每一套造型都需要依据地域和人物性格的变化做不同的设计。比如早期的顾小五是飘逸灵动的翩翩公子;而回到豊朝宫廷的李承鄞,前期的造型借鉴雅致的宋瓷和水墨山水,后期性格转变后,衣服的颜色和纹理都更加厚重深沉。

  对于观众普遍反映的调色问题,李木戈特意强调说,在西周和丹蚩的塞外部分,画面调色参考的是偶像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甚至在拍摄时,他都会播放《东邪西毒》的配乐帮助演员入戏。而在豊朝的部分则是以张艺谋的电影《十面埋伏》为蓝本。

  从剧本创作到拍摄,李木戈形容自己始终处在脑力激荡的兴奋状态中:“我的所有的毛孔,所有的感悟力全是张开的,那是我当时能够贡献出来的最好的东西。”

  自从调整了背景音乐的版本重新上线以来,《东宫》便被称为“良心售后”剧组。

  一般来说,制片方在剧集上线后,关于作品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但《东宫》剧组直到现在每天都在24小时备战。李欢解释说,“以前没有机会,现在我们希望所有的问题都尽量调整,让这个剧最终是大家共同去创作。”

  事实上,《东宫》与粉丝的互动从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项目启动前,团队首先围绕原著和粉丝展开了一轮前期工作。李欢透露,原著作者匪我思存对于由唐德改编的认可给了他和团队很大的信心。李木戈也早就看过B站UP主以《东宫》为蓝本,点击量达数十万的剪辑视频,从那时开始,观众的期待就让他感到无形的压力。

  在拍摄中后期,一位微博网友曾向李河南辉县市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木戈推荐了歌曲《爱殇》,这首歌是所有《东宫》剪辑视频中公认的最佳背景音乐,旋律和歌词都与剧情十分契合。后来,这首歌的版权被剧组买下,成为剧中的一首插曲。

  同时,作为投资方和平台方的优酷也在整个项目过程中搭建了用户和创作团队之间的沟通渠道。从前期的剧本创作、演员人选、拍摄制作到后期上线后的各个时期,即时将用户信息反馈给片方,也成功释放出平台和制作方的协同效应。

  优酷内容运营中心负责人朱雁春告诉《三声》:“《东宫》第一个预告片出来就‘血洗B站’,引起的反响很大。这种反馈和呼声让我们很珍惜,希望给用户带来的感受越来越好,每次体现的是正向的累加值。”

  在《东宫》上线前,原计划由台网联合播出调整为网络播出,因此需要以互联网用户的观看习惯进行重新剪辑。

  比如此前的版本是按照“古装传奇”的台网剧模式,在开篇铺设了许多娓娓道来的情节,但依照互联网观众的习惯则需要将重点情节提前,更早地让小枫和李承鄞二人相见,以便提升网络播放的观众粘性。经过数次的反复调整论证,终版才得以上线。

  《东宫》开播后的效果符合朱雁春的预期。优酷对于该剧用户的调研贯穿始终,包括开播前的“前测”观影会,开播中的弹幕、优酷星球等内部反馈,以及对微博、豆瓣等外部渠道的用户意见监测。除此之外,优酷后台还能看到拖拽、完播率等用户行为数据。每天优酷会将这些结合了主观和客观数据的反馈同步给片方。

  目前,优酷还应观众要求上线了包括“大皇子之死”等情节在内的系列番外,补充更多副线剧情。此外,优酷和制作方正在商议在剧集完结时推出B版结局。“故事的走向了决定了主角的最终命运,我们也希望给用户更多可能的机会。”朱雁春说。

  但事实上,此次播出后的调整完全在李木戈的预期之外。在他看来,有一些调整原本可以在前期制作时避免,但因为环节把关不严造成了疏漏。尽管收获了意料之外的反响,但他认为眼下更迫切的,是提高剧集制作各个环节的专业度,尽量避免出现遗憾。

  在国际上,采用边拍边播模式的美剧、韩剧早已实现了即时将观众反馈反映在内容创作中,但在李木戈看来,以目前国内的剧集制播体系和工业化程度,短期内还难以实现。

  但无论如何,《东宫》已经在这个方向上迈出了一小步。在李欢看来,未来这种与粉丝实时互动的尝试可以拓展至创作的更多环节,“下一部戏的时候,可能从剧本,包括到制作都可以做一些有利的调整。”

  而这种快速响应用户需求的机制或许是未来大剧运营的机会。“《东宫》模式是可以复制的。看流量明星、看IP,市面上有什么追什么,这是传统的内容制作方法论。今天的方法论不一样了。”朱雁春说。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